首页 > 资讯 > 专访
人“闲”绘诗情,浮生画烟火——“闲人”曹桂林的陶瓷简史
2020-07-28 14:01:40  |   发布者:   |   点击: 207
摘要: 曹桂林,自称“闲人”,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工艺美术学院。老家在江西九江市的曹桂林,对陶瓷艺术一直心向往之,瓷都景德镇自然成了他一心要去的地方。

陶瓷的美是独一无二的,既有“玲珑剔透万般好,静中见动青山来”的画意,又有“更有小诗清动人,匡庐山下重回首”的诗情。一团泥土经过烧培,可以化腐朽为神奇,每一件陶瓷作品都像是空白玉金边素瓷胎,雕龙描凤巧安排的艺术品。

瓷器让人类把生活、艺术、礼仪、祭祀等文明活动紧紧的包容在一起了。它有沧桑、也有华丽,沧桑之中蕴藏着远古的神秘,华丽之中又透出不容亵渎的威仪。而在陶瓷上绘画这门特殊的工艺,给原本就不凡的瓷器锦上添花。陶瓷绘画师曹桂林就是这样一位善于陶瓷绘画的匠人。

曹桂林,自称“闲人”,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工艺美术学院。老家在江西九江市的曹桂林,对陶瓷艺术一直心向往之,瓷都景德镇自然成了他一心要去的地方。曹桂林从小就非常喜爱画画,无论是临摹还是自己根据想象画在纸上,都是栩栩如生的样子。2002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去景德镇找他他本村的一个老师曹开细玩,看到曹开细老师家里陈列的陶瓷上面竟然有栩栩如生的画,一幅幅生动的陶瓷画展现在他的眼前,让他在心里暗自给自己定了个目标——那就是学习陶瓷画,而且要学好做好。从那时候开始,曹桂林就拜曹开细老师为师,开启属于他自己的人生追求。

一座景德鎮就是半部陶瓷史。作为“瓷都”的景德镇瓷器早在唐、宋就已向全国各地伸展,与当时的官、汝、定、哥、钧五大名窑争奇斗艳,最后脱颖而出,成为最具影响力的世界陶瓷之都。瓷都——景德镇,放眼全世界,几乎没有一个地方像景德镇一样聚集了如此众多的瓷器爱好者。他们在这里抟泥做器,在一窑窑的烈火中与瓷器相互成全,早已融为一体。曹桂林说道他非常幸运自己来到这里开启自己新的人生。

2008年,曹桂林创办“闲人堂”。他以工笔为主要基础,创作时简洁和谐地作用写意手法,创作出的作品细腻、清雅,画面别致,深受业内人士推崇以及客户青睐。曹桂林认为景德镇陶瓷文化博大精深,尤其是工艺绘画无与伦比。谈到他的专长,他很谦虚得说:“我所会的只是釉上,粉彩,新彩一种,冰山一角而已。但是我坚信,杂而不精,每一种工艺都是千变万化。只要细心钻研一种,哪怕学到九牛一毛,终生受用无穷。”

人生最大的幸运莫过于遇到良师益友。2010年,一次偶然的陶瓷交流会上,曹桂林认识了“国家级陶艺大师” 袁筱英,袁老师和蔼可亲,平易近人,给他讲解了她自己多年绘画技艺的心得。经过袁老师几年的细心指导,曹桂林对于陶瓷绘画有了更深的认识,并且对陶瓷更加的热爱与执着。

人生中所有的第一次总是会让人印象深刻,回味良久。当曹桂林的第一幅作品创作完成后,他反复观察,仔细品解,待完美烧出以后,看到色彩经过高温之后的变化,光彩夺目,艳丽无比,他的心情也和这些颜色一样闪耀着兴奋。作品绘画的层次分明,也达到当时自己想要的效果,对于初次制作的曹桂林来说,心情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兴奋。

2013年曹桂林应朋友之邀,拿作品去比赛,获得了意外惊喜。他的作品200件青花描金加釉上彩“荷香”2013年7月 被江西省工艺美术馆收藏,同时荣获“金”奖。这个时候的曹桂林惊喜之外也是相当沉稳,他并没有因为这份荣耀沾沾自喜,曹桂林深知这份荣誉来之不易,回去后仔细观摩自己的作品,从中总结经验和教训,吸取不足之处,又沉浸在新作品的设计中。不久后,在2014年5月曹桂林被邀请任景德镇学院国际教育中心艺术术铺到教师;2014年6月参加大连春季国际茶业博览会紫砂陶瓷工艺品博览会并荣获“金”奖。

不自见故明,不自是故彰,不自伐故有功,不自矜故长。一直谦虚学习的曹桂林从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,不断从生活中汲取灵感创作。

作品《一鸣惊人》,灵感源自苦夏里声声不息的知了。知了,又名“蝉”,象征着高洁的品格,出污泥而不染,不食杂物,居高饮露,代表永生不灭。每一声蝉歌,都那么高昂,充满躁动,像生命一样炽热,像生命一样绵长。一鸣惊人,是蝉付出无数艰辛换来。日复日,经年累时,长期在地下,黑暗中蕴生自己,只为破土而出。

作品《百财》,灵感源自我们平常随处可见的白菜 ,曹桂林在创作时候特意加上了一只蜗牛。蜗牛天生有房子住,代表安居乐业。白菜,洁白无瑕,零散的翠绿在此显得俏皮典雅;每一片叶子线条流畅,疏密有致,光艳袭人,层层包裹起来,宛如将财富包裹一样。蜗牛的动态结合白菜的静态,寓意 “有房有财”。

对于未来,曹桂林谈到时候眼里熠熠生辉:“陶瓷绘画是我的爱好,一心只做一件事,不管将来如何,此生无悔。如果以后能有属于我自己“曹桂林陶瓷艺术馆”把自己创作的作品,供同行,后人参观,就就是我的目标。”择一事,事一生,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,心存一心一意一辈子的信念,我们深信曹桂林的陶瓷绘画之路必将越走越宽。